千里奔跑

你是我三十九度的风
吹的我心口闷

看直播有感

        今天,请大家去看看李艺彤只有十四分钟的那个直播,我发卡对听见“sanqiao”的描述,总感觉这个描述,有点像踢踢(请忽略中间只有不到十秒的对于他的出柜,不是,出轨的描述)


娜:又去撩别人
络:哎呀,怎么一直拉着我啊
娜:还是到他身边看着他好了
络:终于没人缠着我了,好开心。还是娜宝儿好

【卡黄】发卡不浪

Beta君:

我去大跑三圈。顺便把前两天的四鞠给吃回来了!


 


公演完从剧场出来的时候已经大半夜了,夏天不冷,就是风吹得有些紧得涩。
成员们在三两结对的等着人,或约出去吃点宵夜,或是一起回生活中心。
黄婷婷那个时候还在低头玩手机等何晓玉,满屏微博刷今晚的李艺彤和鞠婧祎2022年结婚刷得她心烦意乱。她随意地划拉着屏幕,用力向下翻了几大页,却也总是刷不掉那个人傻气蓬勃的脸。



可恶。
黄婷婷叹了口气,干脆直接按了锁屏。
就当手机刚黑下来的那一刻,瞬间就又被短信提示给震了个亮。
黄婷婷有些烦躁,抬起手机一看,发件人是一串再熟悉不过的电话号码。
「今晚一起去吃宵夜吗?」
黄婷婷嗤了一声,刚才还在公演上跟其他人打情骂俏,现在又蹭过来。
「你怎么不去约小鞠。」黄婷婷的手指在按键上笃笃笃按得飞快,短信编辑好了,想了想,还是又全部按了删除键。
面前很快传来走过来的脚步声,黄婷婷以为是何晓玉收拾好出来了,把手机一关,就抬起头。
“怎么那么……”
”婷……婷婷桑。”李艺彤背着手,嘴上支支吾吾的,脸上也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
“不去。”黄婷婷看着她。
“诶……”李艺彤委屈得撅起嘴,用手挠挠自己的头,“可是刚才我还听晓玉说你饿了……”
“不饿。”
黄婷婷板着脸,就在话音刚落的同时,肚子就很不争气地发出一阵“咕噜噜噜噜”的声音。
两人同时沉默。

“我不去。”黄婷婷不愧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尴尬,依旧继续说,“你约别人吧。”
李艺彤还想说些什么,黄婷婷跺着脚在抱怨何晓玉怎么那么慢,然后林思意就从后面蹿了出来扑到李艺彤背后来。
“还不回去?”
李艺彤转头看着林思意,还是笑得跟个猴一样,仿佛刚才公演上的事情完全没有发生。
“我……等着吃宵夜呢。”李艺彤摸摸自己的肚子,林思意瞟了她一眼,又瞟了眼旁边的黄婷婷。
“约婷婷?”
“没约到……”
“让你浪。”
“你……”
林思意赶紧拦住李艺彤要举成拳头的手。
“我可是卡黄饭头啊!”
“走开。”李艺彤此刻想捂脸,“你早就跳到饭马鹿去了。”
李艺彤抬起脸来看着林思意,“喔,你现在是不是还饭卡鞠了?”



林思意的脸就杵在她面前,嘴角还是向上的,就是呆在那里一时没说话的表情有点像是动物园没吃到玉米粒的猴子。
李艺彤盯着她的眼睛看,里面印着光,还有面前的李艺彤。
林思意很快回过神来,一巴掌笑着打在她背上。“还不是你说要做我孩子的干爹嘛哎呀!”
这时候黄婷婷的声音倒是响起来了。
“你怎么那么慢啊今天。”黄婷婷看着何晓玉从通道里出来,不免抱怨道。
“咦?婷婷你怎么没跟发卡……?”何晓玉瞪大了眼睛,看看面前的黄婷婷,又看看李艺彤。
“我不都说了吗,我不饿。”黄婷婷双臂绕在胸前,“走吧,回去了。”
就在何晓玉刚磨磨蹭蹭让出来的时候,鞠婧祎也从她背后钻了出来。
黄婷婷心下一顿,下意识转过脸去看李艺彤。
李艺彤也愣在那里,不过是在看黄婷婷。两人四视一对,又回过头去看林思意。

林思意倒是抿了抿嘴唇,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模样把眼神从鞠婧祎身上拿开,转而去看李艺彤。
“怎么都堵在这儿?”鞠婧祎一手拿包,很是奇怪的盯着这些人。
“没什么,我们准备去……吃宵夜。”李艺彤咽了口口水。
“诶?”鞠婧祎笑。
“小鞠去吗,吃宵夜。”林思意一手搭在李艺彤肩上,一边随意笑着问。
鞠婧祎站出来,“吃呀。阿黄呢?”
黄婷婷回过神来拉住何晓玉,冲那边摆摆手,“今天我不饿,我就不去了。”
何晓玉被黄婷婷拉着转身就走,只好赶紧冲那边打了个招呼,两人先上了车。

剩下的三人面面相觑,林思意抹抹鼻子,使劲拍了拍李艺彤的肩,“那我这边回去也还有点事,你们去吃吧。”
说罢还不忘把李艺彤往那边耸耸,然后朝她们挥挥手,赶紧跑开回了车上。
鞠婧祎皱着眉看着那人像猴儿一样跑掉,也不知道是跟李艺彤在说,还是自言自语。
“搞什么鬼。”
“啊?”李艺彤没听清她说啥。
“啊什么啊!”鞠婧祎不知道突然咋的就像只炸毛的猫,“走啊。”
李艺彤愣在原地,“去哪……”
“不是吃宵夜去吗。”鞠婧祎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明显咬牙切齿。
诶哟我的姑奶奶,又不是我招你惹你了……李艺彤脸上摆出一副哭笑不得地表情就被鞠婧祎给拖走了。

此时的黄婷婷坐在回生活中心的车上,何晓玉坐在她旁边。
坐在她旁边的何晓玉看着她翻来覆去地搞自己手机,偶尔按亮,偶尔什么也不做。
黄婷婷把手杵在窗边,偶尔按开手机,看那一行没有存任何备注的手机号码。

“婷婷桑婷婷桑!欸?为什么你手机里没有存我的手机号码?”李艺彤有天在黄婷婷身边,不小心看到了电话栏里只有自己的号码孤零零的,没有任何备注。
“因为不想联系你。”黄婷婷转过脸继续玩自己手机。
“欸~~!”李艺彤顿时就蹭过来去抱着黄婷婷的手臂,滚烫的指尖触到自己的肌肤,黄婷婷手一抖,刚开的游戏里人物就死掉了。
嘴里还有“因为怕自己手机搞掉了,你的号码被传播出去不好。”这句话也顿时被生生地咽了回去。
“走开。”黄婷婷脸一阵红,随手就拨开李艺彤,也不管对方在旁边继续哭天抢地些什么。
李艺彤一把鼻涕一把泪,“婷婷桑就不怕哪天没带手机什么的联系不到我吗?”
黄婷婷瞟了她一眼。
“那就不联系了。”


“婷婷桑……!”


 


黄婷婷把车窗打开,何晓玉在身边小心翼翼地杵杵她。


“嗯?”黄婷婷转过头来,何晓玉递了一包旺旺雪饼过去。


“抱歉啊婷婷,我包里只有这个了……”


黄婷婷接过旺旺雪饼来笑,“别拿旺旺雪饼不当干粮啊~”黄婷婷一口卡兹卡兹地嚼着旺旺雪饼,再次按亮手机的时候发现已经快没电了。


算了吧。黄婷婷想。


李艺彤很浪,众所周知。


黄婷婷吸了吸鼻子,那个人傻笑着叫“婷婷桑”的脸就像是出现在了自己面前。明明上一秒还蹭在自己这里,下一秒就可以转头跟小鞠、赵粤和络络甚至还有小十七说最喜欢你了。


什么嘛,明明就是把这句话当成了口头禅而已,那么还会偶尔脸红害羞的自己真是太蠢了。


黄婷婷想到这里不由得自己皱起了眉。


不过转念一想,自己每次的回应都是“走开。”“不要和我讲话。”“闭嘴。”诸如此类,那人还是会乐此不疲的蹭过来,似乎又不是那么可恶了。


还记得前段时间总选过后的握手会,有个饭来握自己,然后笑着说,自己是CP饭。


“咦,你萌哪对CP?”黄婷婷心里不免有些好奇。


饭说,“塞纳河是CP都萌!”


喔,黄婷婷装作一脸嫌弃的指着对方,“你好浪~”


“那我和发卡谁浪?”


咦?黄婷婷没想到对方会问这个问题。


是的呢,那个天天乐天派,对谁都笑着的家伙,跟谁都像是有一腿的感觉。


黄婷婷眯了眯眼,下意识说,“发卡才没这么浪……”


 


发卡才没那么浪,那个会偷偷给自己发短信,会嘴上说着到处都喜欢人的家伙,最后还是会小心翼翼地来蹭自己的人,才没那么浪。


黄婷婷呼了口气,想着今晚自己会不会只是自己太小气了。


车还没开回生活中心,旁边的何晓玉累过之后睡得有点迷迷糊糊的。突然间黄婷婷的手机又亮了起来,是鞠婧祎。


黄婷婷想了想,接起了电话。


“阿黄吗?”对面说,“你快过来一趟。”


黄婷婷愣了,话筒里不断传来李艺彤大哭大喊的声音,还有鞠婧祎细声哄她的声音。


“发卡她……”


然后电话断了。


断了?!


黄婷婷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把耳边的手机拿下来一看,已经没电了。


黄婷婷猛地反应过来,去推旁边的何晓玉。


“嗯?”


“手机借我!”黄婷婷急促地说,何晓玉迷迷糊糊地把手机掏给她,看着她几乎连顿都没顿地在键盘上按下一串数字拨出。


然后焦急的等了几秒,那个人的声音就传过来了。


“咦?晓玉~”


“你在哪?”


“咦?!你不是晓玉!”李艺彤大叫,“婷婷桑!”


黄婷婷忍住自己的怒气,压着声音又问了一遍。“你在哪?”


“婷婷桑~~婷婷~桑~~”


就当黄婷婷都要气炸了的时候,声音换成鞠婧祎了。


“喂?阿黄?”


“地址。”


黄婷婷面不改色,直切重点。


 


当时车刚过红绿灯,司机正准备重新轰隆隆地发动,后排的黄婷婷蹭的一下站起来,连包都没抓。


“师傅!让我下个车!”


大概是那个气势太急促,可怜的司机师傅还没来得及细想,半个车里睡着的人都被她的一声吓醒了。


林思意戴着耳机偏过头,看司机师傅忘了现在已经是绿灯了却开了门,黄婷婷蹬蹬蹬就跑了出去。


 


“阿黄?发卡和我出来吃宵夜了,自己喝了一点,我没劝住。”


“没什么事,就是我一个人抬不动,她自己不肯走。”


“她在叫你的名字。”


“婷婷桑~”


 


黄婷婷踩着绿灯从车上下来,在车水马龙的大上海街上,往回跑。


大晚上的路上行人不多,黄婷婷沿着路肩,没有找到一辆空车。


尼玛,这不是传说中的日剧跑吗!


黄婷婷此刻是很想吐槽自己的。


到了鞠婧祎说的地址的时候人家店都快打烊了,黄婷婷喘着气,自己跑了一半路,硬是拦了一辆车赶了过来。


一进店,就看见李艺彤趴在人家的桌上眯着眼睡得正熟。


鞠婧祎在旁边坐着,看黄婷婷来了,总算松了口气。


“怎么回事?”大夏天的,黄婷婷跑出了一身汗。


鞠婧祎撇撇嘴,指着身后,“喔,就她啊,喝了一瓶半果酒,就那样了呗。”


李艺彤脸红彤彤地趴在那里,刘海贴住她的脸,黄婷婷此时又气又想笑,想着先把李艺彤扶起来。


被碰到的李艺彤醒了,迷迷糊糊睁着眼,看到来的人是黄婷婷,就张着手黏过去了。


“咦~真的是婷婷桑吗!”


“真的真的。”黄婷婷扶住她,“诶哟好沉……”


“婷婷桑……”李艺彤的头靠在她肩上,乖乖地蹭了她两下。黄婷婷撅了下嘴,装作自己只是热而并没有脸红。


出门的时候那辆出租车还在那里等着,鞠婧祎帮忙把李艺彤扶上车,然后黄婷婷也钻了进去,鞠婧祎在外面关了门。


“咦?小鞠你不回去吗?”


鞠婧祎双臂抱在胸前,挑着眉。


“我啊,还要去找一只猴子算账。”


 


夏天的大晚上很热,后座上的李艺彤枕在黄婷婷腿上,黄婷婷并没有推开她。


怎么可以这么傻呢这个人,黄婷婷轻轻把手拿给她捏着。


发卡不浪。黄婷婷忍不住笑了出来。


还好那个家伙此时已经睡着了看不见。


 


“婷婷桑……”


那个会到处对人好对人笑的家伙,到最后还是叫的她的名字。


 


 



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但我总觉得婷婷在看发卡。

“这个夏天,我已经没有任何遗憾了!”
我没有遗憾不仅仅是因为我名次上升了,还因为你得了第一。

人质

我和你啊 存在一种危险关系
彼此挟持 这另一部分的自己
本以为这完整了爱的定义
那就乖乖的守护着你

       李艺彤第一次看见黄婷婷,是在snh48二期生海选的时候。那时候人山人海,全国各地的,怀揣梦想的少女聚集在此。比黄婷婷好看的人多的是,李艺彤却偏偏注意到了黄婷婷——一个不爱说话的人。
“大家好,我是黄婷婷,来自江苏南京。” “嗯,说话蛮好听的。”
就像李艺彤在黄婷婷生日公演上所说的 “面对这样的婷婷桑,我有些心动了……”“越靠近就越想了解……”
现在我已经比你还了解你自己了,所以,我会乖乖守护你的。

相爱变成 猜忌怀疑的烂游戏
规则是要 憋着呼吸越靠越近
但你的温柔 是我唯一沉溺
你是爱我的 就不怕有缝隙

黄婷婷和李艺彤曾经相爱过。
随着两人的名气越来越大,更多不同通告,外务接憧而至相见的时间越来越少, 渐渐的,两人的爱情也渐渐不牢靠。
“婷婷桑,婷婷桑,这是我给你买的海苔。”
“嗯,放那吧。”
“你都不看我一眼吗?婷婷桑婷婷桑婷婷桑……”
“李发卡你好吵啊,出去!”
“哦……”被盐了的小海豹委屈巴巴,“没事,婷婷桑是爱我的。”她这样鼓励着自己。

在我心上用力的开一枪
让一切归零 在这声巨响
如果爱是说什么都不能放
我不挣扎 反正我也 没差

“李发卡……”
“嗯?”
“要不……我们……”
“不可能!”李艺彤急不可耐地打断了黄婷婷的话。
“这样对我们俩都好。”
“那也不行!你相信我,只要挺过这段时间,一切都会好的!” 那段时间,李艺彤和黄婷婷正在被黑,网上的舆论要多难听有多难听,而公司却在大肆宣扬这对已经被舆论打击的伤痕累累的情侣。
“我不会放手的。大不了,我退团!”
“不行,我说了,分手,就这样。”
黄婷婷毫不犹豫地抽出自己被李艺彤握住的手,转身就走,而李艺彤的那句“别走!”却一直堵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口。

人质在这一刻得到释放
相爱的纯粹落得如此下场
你满意吗 我们都别说谎

随着两人分手和“131事件”的发生,两人之间仅有的那一点信任被打破,卡黄后援团也随即解散,两人被外界传为“老死不相往来”只有他们知道,当初的决定用了他们多大的决心。
转眼间,第五届总选到来。
总选前一天
黄婷婷做了一个梦,他在梦里听见李艺彤对他说“我恨你。”然后他醒了,一个人在被子里哭的撕心裂肺,直到天亮。
李艺彤做了一个梦,他在能力听见黄婷婷对他说“我们分手吧。”然后他醒了,一个人看着眼前的黑色发呆,直到天亮。
第二天一早,黄婷婷就跑去找李艺彤,她觉得,自己已经等不起了。
他在李艺彤的怀了哭,嘴里呢喃着“李发卡……”熟悉的称呼,那么近又那么遥远,他终于是忍不住“婷婷桑……”

“李发卡,那还要我吗?”
“我一直都在啊!”

END

我和你啊 存在一种危险关系
彼此挟持 这另一部分的自己

我一直都喜欢你,所以我比你还了解自己。
所以,和我在一起吧,我一直都在啊。

个人认为挺适合他们

崔子格 - 可念不可说 真的很好听,推荐给你们!(来自 @酷狗音乐 海量曲库,极致音质)http://t2.kugou.com/song.html?id=1utW512rxV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