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奔跑

你是我三十九度的风
吹的我心口闷

人质

我和你啊 存在一种危险关系
彼此挟持 这另一部分的自己
本以为这完整了爱的定义
那就乖乖的守护着你

       李艺彤第一次看见黄婷婷,是在snh48二期生海选的时候。那时候人山人海,全国各地的,怀揣梦想的少女聚集在此。比黄婷婷好看的人多的是,李艺彤却偏偏注意到了黄婷婷——一个不爱说话的人。
“大家好,我是黄婷婷,来自江苏南京。” “嗯,说话蛮好听的。”
就像李艺彤在黄婷婷生日公演上所说的 “面对这样的婷婷桑,我有些心动了……”“越靠近就越想了解……”
现在我已经比你还了解你自己了,所以,我会乖乖守护你的。

相爱变成 猜忌怀疑的烂游戏
规则是要 憋着呼吸越靠越近
但你的温柔 是我唯一沉溺
你是爱我的 就不怕有缝隙

黄婷婷和李艺彤曾经相爱过。
随着两人的名气越来越大,更多不同通告,外务接憧而至相见的时间越来越少, 渐渐的,两人的爱情也渐渐不牢靠。
“婷婷桑,婷婷桑,这是我给你买的海苔。”
“嗯,放那吧。”
“你都不看我一眼吗?婷婷桑婷婷桑婷婷桑……”
“李发卡你好吵啊,出去!”
“哦……”被盐了的小海豹委屈巴巴,“没事,婷婷桑是爱我的。”她这样鼓励着自己。

在我心上用力的开一枪
让一切归零 在这声巨响
如果爱是说什么都不能放
我不挣扎 反正我也 没差

“李发卡……”
“嗯?”
“要不……我们……”
“不可能!”李艺彤急不可耐地打断了黄婷婷的话。
“这样对我们俩都好。”
“那也不行!你相信我,只要挺过这段时间,一切都会好的!” 那段时间,李艺彤和黄婷婷正在被黑,网上的舆论要多难听有多难听,而公司却在大肆宣扬这对已经被舆论打击的伤痕累累的情侣。
“我不会放手的。大不了,我退团!”
“不行,我说了,分手,就这样。”
黄婷婷毫不犹豫地抽出自己被李艺彤握住的手,转身就走,而李艺彤的那句“别走!”却一直堵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口。

人质在这一刻得到释放
相爱的纯粹落得如此下场
你满意吗 我们都别说谎

随着两人分手和“131事件”的发生,两人之间仅有的那一点信任被打破,卡黄后援团也随即解散,两人被外界传为“老死不相往来”只有他们知道,当初的决定用了他们多大的决心。
转眼间,第五届总选到来。
总选前一天
黄婷婷做了一个梦,他在梦里听见李艺彤对他说“我恨你。”然后他醒了,一个人在被子里哭的撕心裂肺,直到天亮。
李艺彤做了一个梦,他在能力听见黄婷婷对他说“我们分手吧。”然后他醒了,一个人看着眼前的黑色发呆,直到天亮。
第二天一早,黄婷婷就跑去找李艺彤,她觉得,自己已经等不起了。
他在李艺彤的怀了哭,嘴里呢喃着“李发卡……”熟悉的称呼,那么近又那么遥远,他终于是忍不住“婷婷桑……”

“李发卡,那还要我吗?”
“我一直都在啊!”

END

评论

热度(38)

  1. 琮琮千里奔跑 转载了此文字